大视频时代 飞享数据能否弯道超车?

2016-8.05 00:00

来源:百度百家 作者:媒体搬运工老李

飞享数据做的事情只是把原有的互联网链条变短,从某种意义上飞享数据是对现有CDN内容分发的优化。这肯定会引发现有CDN市场的变化,所以飞享数据的出现显然让未来的CDN市场有了更多看头。

“飞享看到的机会是视频,今天是一个大视频时代,内容信息以视频的方式承载,在大视频时代里我们有更多可以做的事情。”飞享数据联合创始人兼CEO蔡韡如是说。

互联网具有颠覆一切的力量,其可以成就一个行业,也可以摧毁一个行业。为什么这样说呢?我们看看目前CDN市场就是如此。也就是最新一两年内,CDN市场成为传统网络厂商、互联网厂商、云计算提供商等争夺的焦点。

CDN市场的繁荣很大一部分来源于互联网市场的繁荣,特别是以视频为代表的互联网应用驱动了CDN市场的大发展。当视频驱动CDN市场繁荣的同时,也带来了问题。那就是作为内容提供商需要付出高昂的成本进行内容分发,但是用户却在最后一公里初忍受糟糕的上网体验。

在面对视频内容飞速增长所带来的问题时,一家厂商提出了令人耳目一新的解决思路。特别是当笔者接过这家厂商联合创始人兼CEO蔡韡的名片时,我被名片后面“超本地内容交付”的内容所吸引。这家厂商就是杭州飞享数据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享数据)。

所谓飞享“超本地内容交付网络”就是在CP(内容提供商)和最后一公里用户之间构建一个全新的连接通道,从而拉近内容和用户的距离。

视频给了飞享数据弯道超车的机会

在蔡韡看来,视频在互联网流量中占比在逐渐上升,这给了飞享数据弯道超车的机会。看看现在目前流行的在线视频、互动直播、OTT TV等,它们对网络带宽的需求是爆炸性的。根据思科的分析报告显示,互联网的骨干流量里视频占比在逐渐上升,在2015年的时候视频在整个互联网流量里占比已经达到60%,今年这个数快70%了,三年后这个数值可能会突破90%。

这直接促进了与之相关的产业链的发展,比如设备厂商和CDN厂商,特别是CDN市场迎来前所未有的爆发期。我们也就看到了目前众多厂商挤破脑袋切入到CDN市场,因为需求太旺盛了。

最后一公里的难题

蔡韡说,典型的互联网视频经济是这样的,内容提供商是源头,为了让用户消费内容,必须经过一个分发过程。这个分发过程大致是第一步是交给CDN公司,然后所有的分发必须经过骨干网运营商,最后经过最后一公里达到用户。

这个过程没有问题,但是中国整个网络的结构特点是重骨干,在最后一公里又超级薄弱。所以问题就出现了,这会严重影响用户的上网体验。

所以,在现有网络结构下,CP和CDN厂商的重金投入下,在某些场景并没有显著提升终端用户的上网体验。而问题的症结就是最后一公里的网络堵塞,所以如何打通内容提供商和用户的最后一公里问题才是解决目前用户体验差的关键。

其实很多互联网服务之所以能够发展起来,主要是得益于其将整个服务链条缩短,比如电商直接连接了厂商和消费者,消除了中间的分销商和经销商。而对于互联网视频经济也是如此,因为这个产业链中间存在太多的中间环节。飞享数据要做的事情就是去缩短这个链条。

在笔者看来,这个思路是对的。纵观整个人类的发展史,我们可以看到产业的分工发展是从少到多,然后又从多到少。分工细化的发展,一方面提升了生产率,但是反之又带来了产业发展的复杂度,从而影响了最终消费者的体验。

飞享数据的思路也是如此,其所要做的就是试图缩短内容提供商和最终用户之间的距离。

超本地内容交付让内容提供商和用户亲密接触

既然飞享数据的超本地内容交付网络试图连接内容提供商和用户,所以这个网络从内容引入和交付能力两个方面进行着手,然后通过类SaaS模式把服务交付给用户。

内容是整个互联网视频经济的核心。飞享通过与内容提供商在最后一公里达成高速内容分发、门户引流、资本方面的合作,组建了一个开放的内容分发联盟。包含网易云课堂、中国大学MOOC、芒果TV、斗鱼TV、迅雷网络、星域CDN、蓝汛CDN等,覆盖了娱乐视频、学习视频、下载、直播等四个重要领域里TOP5的内容资源。蔡韡特别强调,与内容提供商的合作是飞享模式能够持续运转的关键。

其实我们可以这样理解,飞享数据为最终用户构建了一个内容交付平台,并且以一个聚合的内容门户呈现出来,这有点类似导航站。只不过飞享数据的这个门户内容要丰富很多、合法授权,并且都是用户最为关注的热点内容。既然内容都聚合了,接下来就需要高效率的交付出去。“飞享不是靠模式生存的公司,是一个技术公司。”蔡韡说。

飞享数据的超本地内容交付系统由iCache(通用内容缓存引擎)和VPE(视频内容调度引擎)两部分组成。前者与通用的缓存产品类似,负责热点Http文件下载和移动应用的加速。而在视频部分,据蔡韡介绍,这是飞享整套系统的核心,也是与众不同的地方。VPE会负责判断来自内网用户的视频点播和直播的请求,结合热点分析和飞享云端的调度策略,VPE将选择一条最优路径,将外网内容节点的视频流推送到内网VPE上,实现热点内容的引入。无论是一个用户,还是一千个用户去访问这个内容,对于网络带宽的消耗只有一份。整个过程中,用户是完全无感知的。对于当前最热门的互联网直播应用来说,VPE的直播加速能够在网络高峰期间,为网络运营商提供80%的带宽节省效果。

为了实现极速交付体验,飞享采用了多级存储架构,也就是内存、SSD和硬盘三个部分结合起来。“飞享数据跟CDN最大的区别是能够感知到用户整个内容的请求。通过大数据技术实现热点感知,从而用10%的存储去卸载80%的带宽。这意味着什么呢?过去用户要把这些内容卸载掉,可能是一个10U的结点,今天我用一个2U的结点就行了。换算到成本上,采用飞享会比传统的CDN厂商降低80%以上。”蔡韡说。

蔡韡表示,超本地化最核心的价值是让用户能够获得最优质的体验。一旦飞享数据的超本地内容交付网络建成之后,它就变成了一个真正的资源池,一个内容网络,而这个内容网络之间可以实现共享。当这些完成后,飞享数据就会成为一个新型的网络运营商。目前飞享在中国高校构建了150个节点,这些节点分布在中国不同地域的高校内。这些节点是互联互通的,网内的所有用户可以实现共享资源。

在实现内容聚合和交付后,飞享数据采用了类SaaS的服务模式,也就是按需购买、效果付费。按需购买就是客户使用多少就购买多少,而且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比如客户需要飞享数据提供2G的服务能力,那么他只需支付2G服务能力的费用,明年他可以再根据需求增减。什么叫按效果付费?客户只需要关注2G的效果是否达到,然后为这个效果买单。在用户购买飞享服务之后,客户可以免费使用相关硬件产品和维护服务。

在蔡韡看来,用带宽来服务能力其实是一个度量的过程。用户可以知道需要多少带宽,飞享能够帮助卸载掉多少带宽。这是一个能够持续跟客户保持连接的模式。

蔡韡表示,飞享超本地内容交付网络已经覆盖中国150所高校,飞享不是一个设备厂商,而是提供企业服务的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