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本地”内容交付 飞享数据首倡“按效果付费

2016-8.05 00:00

来源:环球网 作者:

  如今,“泛生活化”的网络视频已经悄然崛起,不论是学习、娱乐、社交,网络视频已经从小众行为转变成为一个大众行为。那么,各位看片时候不卡吗?

  未来,一部电影需要675 GB惊人流量

  宽带服务公司Sandvine最新公布的一份数据显示,2015年北美市场的“实时娱乐(流媒体视频和音频)”在所有家庭宽带流量中的份额已经达到了70.40%,这比5年前多出了一倍以上。但你可能觉得“北美数据”离自己太过遥远,那么,在国内呢?

  从土豆到优酷、从搜狐到腾迅、从乐视到爱奇艺、从《屌丝男士》到王思聪的熊猫TV,各大视频网站崛起是迅速的,而普通用户观念和习惯上的转变却是潜移默化的。以2016年3月中国100所高校晚间高峰期出口带宽数据采样为例,你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晚上回到宿舍之后,流量中几乎一大半是视频流量(一些学习也是通过视频)。

  那么问题来了。当许多用户抛弃了古老的广告泛滥的有线电视和电视台,转而在网络上点播电视剧之后,真的就是十全十美了吗?当播放一部4K HDR视频需要消耗675 GB的平均流量时,8K+VR来临之后呢?

  为了解决用户“卡卡卡”的问题,视频业务网站付出了近一半的成本在内容分发上,但却永远也追不上视频流量的增长需要。原因很简单,今天我们的基础网络并不是一张为视频应用而设计的网络。当视频业务发展速度超过网络扩容的速度时。我们就需要一个全新的基础网络架构来适应这样一个“大视频时代”了。

  “超本地”CDN,把内容“放到”用户桌面

  近年来,围绕着CDN和内容加速业务的厂商不断出现,各种新技术和创新模式在颠覆人们的认知。然而当几乎所有的厂商都把精力放在了如何解决当前问题的路上,不断建设更大的节点,卖更多的缓存设备。而在很多地方,用户体验的问题并没有出现在骨干网,而是出现在了网络的边界位置,我们称之为网络的最后一公里位置,也有厂商将其定义为“超本地”位置,典型代表是社区和大学校园。这个位置上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人多、出口链路窄。以至于网络高峰期间,大量用户和流量被卡在出口链路上,整个网络的效率和体验就被降低了。

  飞享数据是一家提供超本地内容交付服务的解决方案商,成立于2014年。与运营商“卖带宽”、CDN“建骨干节点”,设备商“卖缓存”不同,飞享数据走的是“内容下沉到最后一公里,按内容交付服务效果付费”的新型路子。

  飞享数据CEO蔡韡表示,之所以既不是卖带宽又不是卖设备,原因是飞享认为在最后一公里的位置上,需要的是一个“以内容为中心”的网络结构,飞享称之为“超本地内容分发层”。它打通了当前网络架构下,用户与内容提供商之间的障碍和瓶颈,使得互联网内容可以直接到达用户的桌面,从而消除因中间分发环节中出现的延迟和负面体验,显然,这是一个创新性的思路。

  内容、交付、服务的“三驾马车”

  为了实现这个“超本地内容分发层”,飞享数据提供了一套“超本地内容交付系统”来满足上述需求,它从内容引入、超本地交付和服务模式三个方面来阐述。

  一、内容引入

  内容是整个互联网视频经济的核心。飞享通过与内容提供商在最后一公里达成高速内容分发、门户引流、资本方面的合作,组建了一个开放的内容分发联盟。包含网易云课堂、中国大学MOOC、芒果TV、斗鱼TV、迅雷网络、星域CDN、蓝汛CDN、小米等国内一线内容提供商和CDN提供商,覆盖了娱乐视频、学习视频、下载、直播等四个重要领域里TOP5的内容资源,这一联盟所有拥有的内容资源将占据到高校网络流量的50%以上。蔡韡特别强调,与内容提供商的合作是飞享模式能够持续运转的关键。

  二、超本地化交付

  获得了内容资源,也就意味着飞享能够将这部分内容的流量引导到本地。为了满足高效率的本地交付能力,飞享研发了一套超本地内容交付系统简称HL-CDS。这套系统把互联网内容用签约与非签约的维度区分开来,通过不同的技术方式和商业模式来提供交付,以解决过去传统缓存类产品遇到的技术和模式上的障碍。

  HL-CDS系统由icache(通用内容缓存引擎)和VPE(视频内容调度引擎)两部分组成。前者与通用的缓存产品类似,负责热点Http文件下载和移动应用的加速。而在视频部分,据蔡韡介绍,这是飞享整套系统的核心,也是与众不同的地方。VPE会负责判断来自内网用户的视频点播和直播的请求,结合热点分析和飞享云端的调度策略,VPE将选择一条最优路径,将外网内容节点的视频流推送到内网VPE上,实现热点内容的引入。无论是一个用户,还是一千个用户去访问这个内容,对于网络带宽的消耗只有一份。整个过程中,用户是完全无感知的。对于当前最热门的互联网直播应用来说,VPE的直播加速能够在网络高峰期间,为网络运营商提供80%的带宽节省效果。

  “HL-CDS的价值远远不仅限于在节省带宽方面,它将给网络用户带来超出预期的体验,这是用户和内容提供商所期望的。”蔡韡说,超本地化最核心的价值是让用户能够获得最优质的体验。“最优质”看似是一个绝对的说法,但飞享已经与某视频网站合作研发一个黑科技。即用户的视频播放页面中,在原有的“标清、高清、超清”后面提供一个“飞享超高清”的选项。用户只要处于飞享超本地交付的网络中,便可以选择这一线路来体验到专有4K甚至VR的片源。

  三、服务模式

  谈到飞享的服务和销售模式,蔡韡提到,“过去我卖了十年的硬件设备。最深刻的体会是,当你给客户销售了一台硬件后,你很难去了解客户使用的效果是好是坏,是否达到了预期。这样带来的问题是原本一个90分的产品,可能客户只用出了60分的效果,特别是一些对配置和管理技能要求较高的产品更是如此。”飞享在销售和服务模式上借鉴了云服务提供商的做法:“按需购买、效果付费。”什么叫“按需购买”?比如客户需要飞享HL-CDS提供2G服务带宽,那么他只需支付2G服务带宽的费用,明年他可以再根据需求增减。什么叫“按效果付费”?客户只需要关注2G的效果是否达到,然后为这个效果买单。不需要考虑买什么样的硬件平台,需要几个人来维护等问题,这些事情都可以交给飞享来完成。